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武朝龙婿

更新时间:2021-11-29 16:49:26

武朝龙婿 已完结

武朝龙婿

咪乐|直播|新名字 时至今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日可待,我们比近代以来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几代人梦寐以求的奋斗目标。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苏酒分类:历史主角:萧远,秦妙竹

《武朝龙婿》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小说,苏酒所描绘的故事中萧远秦妙竹是主要的人物,整个故事创意非常的新颖,给人印象深刻,下面是《武朝龙婿》主要内容:武朝锦州城,被毒药灌死的低等赘婿睁开了眼......萧远纵横战场多年,本想做个逍遥自在的闲散地主,奈何人太优秀,处处锋芒毕露。且看这纷争乱世,萧远如何披荆斩棘,谱写新的历史传奇!...展开

《武朝龙婿》章节试读:

一语激起千层浪,屋内众人哗然。

秦思礼手持断剑,“胡,胡说八道!”

“妙竹从小体弱多病,谁会失心疯来害她?”

“是与不是,问她本人,自然一清二楚!”

萧远镇定回呛,丢下的这句话,炸得满堂皆惊!

尤其是几名站在秦思礼身后的家丁,更是满脸畏惧。

“你......你少装神弄鬼!大小姐已断气两个时辰,怎能开口说话?”

“没错!大家速速将这赘婿打杀,莫误了下葬的吉时!”

家丁们拎棍再度围过来,煞气腾腾。

萧远一脚挑起身旁木棍,顺势拍下。

碗口粗的木棍,戳破地砖半寸,挺直如标枪!

棍势如龙,震得众人不敢上前。

“秦小姐是气绝不假,脉息仍在,还有救!”

“如果我不能将她救活,情愿当场被乱棍打死,绝不还手!”

萧远自信开口,顺手拔下秦妙竹陪葬用的金簪,刺入她的百汇穴。

头顶是身体要穴,稍有不慎,就会致人毙命!

萧远此举,可谓冒险至极!

不过他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力道和角度,都拿捏的极为精准!

金簪疾刺浅出,渗出一滴血珠。

棺木中的秦妙竹,却依旧沉沉躺着。

秦思礼暴喝出声,手持断剑,再度刺来。

“萧远!你一再辱我妙竹妹妹尸身,小爷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萧远不闪不避,右手拍向秦妙竹胸骨上窝的天突穴。

“嗝儿——”

短促的轻嗝声后,入殓多时的秦妙竹,幽幽睁开了眼睛!

秦思礼恰好扑到棺木前,被眼前的一幕,吓掉了手里的断剑。

“妙......妙......妙竹......”

秦妙竹揉着脖子,从棺木内坐起。

“诈......诈诈,又诈尸啦!”

管家吓得双眼暴突,就像被攥住喉咙的蛤蟆。

“诈尸?在说我吗?”

“这是,给我设的灵堂?”

“那我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秦妙竹坐在棺内环顾四周,满脸哀戚。

她本就貌美无双,如今愁眉轻攒,恰如西施捧心,楚楚可怜。

“秦小姐之前是气滞假死,好在我帮你疏通气道,这才活了过来。”

萧远说着,将手递过去,“棺木湿寒,还是先出来的好。”

“你是?”秦妙竹俏脸微红。

此人相貌堂堂,温文尔雅,好一个谦谦君子!

只是,她云英未嫁,怎能将手,随意递给陌生男子?

“在下萧远,是秦小姐的......”

“走开!”

秦思礼一把推开萧远,壮胆去探秦妙竹的鼻息。

“妙竹,你竟然,竟然真的活了?!”

“兄长?”

秦妙竹双眼泛泪,神色渐冷,“妙竹丢了秦家的脸面,确实没脸再苟活下去。”

“等下我就去寻了断的法子,不牢兄长再费心劳力!”

秦思礼顿时脸色黑沉,“妙竹,你未婚有孕,我是顾虑你的名节,才多说了两句。”

“哪知道你性情如此刚烈,居然悬梁自尽。”

“如今听你这口吻,是在埋怨兄长么?”

“不敢。”秦妙竹冷声摇头,态度疏离。

萧远听了个大概,拱手开口,“荒谬!什么未婚有孕,根本是无稽之谈!”

“萧某不才,这就为秦小姐治愈巨腹症,还你清白名节。”

巨腹症?

秦妙竹的手抚上隆起的肚子,心头百般滋味。

自从她小腹隆起,府内就流言蜚语无数。

偏偏她百口莫辩,肚子一天天大起来。

早上她就是听了秦思礼的嘲讽,才愤而寻了短见。

如今救醒她的神医却说,她这是得了巨腹症?

“还请神医出手相救,妙竹感激不尽。”

“什么神医?这是我花二十金,为你买来的赘婿!”

秦思礼横在两人中间,斜视萧远,“哼!小爷还不知道你那点龌龊心思?!”

“你说的治愈,就是骗我妙竹妹妹,喝下坠胎药吧?”

“她这肚子分明快要临盆,坠胎就是一尸两命!”

“嚷嚷什么呢?思礼,让你操持丧事,怎么时辰到了,还没封棺?”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秦家的当家祖母沉着脸走进来。

她穿得雍容华贵,鬓角霜白,不怒自威。

秦思礼连忙迎了过去,“祖母,您怎么来了?”

“哼!我再不来,吉时都要误了!”

秦太君不满出声,“早知道你办事不牢靠,就该让思贤来操办。”

秦思礼抿嘴低下头,他就知道,自己永远比不过被偏爱的秦思贤!

“祖母,兄长办事向来张弛有度,可能......”

秦思贤刚说了半句,突然目瞪口呆,“妙竹姐姐?”

“你?你......是人是鬼?”

秦思贤是三房长子,比秦妙竹还要小一岁。

平时最爱跟在秦太君身侧,深受她的喜爱。

这会儿看到活生生的秦妙竹,惊讶到合不拢嘴,话都说不利索!

不只是他,屋内众人,都震惊到纷纷揉眼。

人都死了半天,怎么可能复生!

被众人盯视着,秦妙竹多少有些不自在。

“思贤,我还活着,之前是窒息假死。”

她解释了句,弯腰叩拜秦太君,“祖母,妙竹不孝,让您担忧了。”

秦太君微微皱眉,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如此乌龙,我秦家,只怕又要成为锦州城的笑柄。”

秦妙竹无声咬唇,知道祖母还在气恼自己腹大如鼓,坏了秦家名声。

“祖母,宾客已到,不如,顺势将葬礼改成婚宴?”

秦思贤低声提议,然后看向不远处的萧远,“那位,应该就是妙竹姐姐的赘婿吧?”

“荒唐!”秦太君怒斥出声,“我秦家立业百年,一介穷酸书生,怎配当我秦家赘婿!”

“哈哈哈!立业百年?只怕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啊!”萧远扬天大笑。

“无知小儿,也敢口出狂言,蔑视我秦家显赫?!来人,把他给我打出去!”

秦太君的权威被蔑视,气得浑身发抖。

萧远丝毫不惧,摇头嗟叹,“可惜啊可惜,老夫人大限已到,却不自知。”

“十步之内,必将口吐鲜血,命丧当场!”

“你敢咒我?”

秦太君怒不可遏,“来呀!打断这泼皮的双腿,再割去他的舌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