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5小说网 -> 从经纪人到大娱乐家 -> 从经纪人到大娱乐家的最新章节目录 -> 第692章 谢凯橙家的浴缸

第692章 谢凯橙家的浴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一。

    V博总裁看着桌子上新出现的两份总结报表,脸色再一次阴沉了下去。

    这个谢凯橙,就这么头铁的吗?

    尽管谢凯橙已经不再负责V博商务部的事务,但她的岗位还在,还是名义上的商务部总监,所以她每个月要提交一份工作总结。

    在谢凯橙的总结中,对近来的买卖热搜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她认为,在有限范围内买卖热搜是可以的。

    但不能无底线的去挑战用户的忍受程度。

    比如……什么消息都能撤这种行为。

    某明星出轨,热搜第一,你收了钱给人家撤掉。

    吃瓜群众怎么办?

    人家能不知道这事儿?

    人家能不知道是你V博的干的蠢事情?

    这确实可以控制事件影响,对明星方有益,但大众对于某明星的负面情绪有相当部分会因此而转移到V博这个平台上。

    时间短还好,时间一长,这种不满总会爆发。

    一个公众社交平台,如果失去了用户,还社交个锤子啊。

    V博真正值钱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品牌价值、顶级构架、平台属性,他们的真正根基,其实是广泛的用户。

    可按照这种得罪用户的风格下去,卸载V博的人会越来越多。

    同样的,当喻雨和欣欣被洗白之后,杜顿继续买热搜想要抹黑她们。

    V博之前在大家都黑她们的时候撤掉关于她们的热搜,又在大家都夸她们俩的时候让她们的黑历史上热搜。

    这种和大众作对的行为,就仿佛是在告诉大众,我才是爸爸一样。

    你说用户能接受吗?

    砰!

    V博总裁把谢凯橙的报告扔在了地上。

    “未来不容乐观?用户会离开平台?总是用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来证明自己说的,幼稚!”V博总裁不屑的笑了。

    事实上,V博的用户在过去一个月内出现了许久不见的快速增长。

    这和谢凯橙说的,恰好相反。

    这就是大数据。

    搞互联网的,不相信大数据反而去相信其他的所谓推测?

    幼不幼稚?

    几年之后可能流失用户?

    可这几年我能赚多少钱?

    有了这些钱,几年之后我拿钱砸也能把新冒出来的竞争者砸死,就问我V博怎么输!

    这个道理都不懂?

    相反,桌子上另一份属于新任“商务总监”的报表V博总裁就很喜欢。

    那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据。

    全是盈利!

    你是老板,你更喜欢谁!

    咚咚咚。

    “进来吧。”V博总裁开口。

    下一秒,谢凯橙走了进来。

    V博总裁眼前一亮。

    不得不说,谢凯橙是高管圈中的极品。

    鹅黄色的纱质衬衣下面,黑色的内衣若隐若现。

    下身一条黑色的阔腿裤,和内衣遥相呼应不说,还因为材质的原因,不得不露出腰间的一点突起。

    这是为了避免内裤的形状被勾勒出来,所以特意穿了不会留下痕迹的定字裤导致的。

    还不是一个骚货!

    V博总裁食指大动。

    而且听闻,谢凯橙貌似在取向方面有些特殊。

    这岂不是更好?

    玩了之后还不用负责。

    V博总裁对谢凯橙不能再满意了。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失去了敬意之后,可以想象的方面会无耻到突破人类的认知。

    同样的,也正是在工作上出现了理念分歧,且V博总裁心底知道他自己是错误和卑鄙的那一方,他才更想要在现实和肉体上征服谢凯橙。

    这是很多人犯错之后都会采用的一种方式。

    属于自己骗自己的一种。

    “明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去看个电影,你看你最近工作那么累……其实女人啊,有时候真的还是需要一个男人的,不管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V博总裁侃侃而谈,明示暗示。

    说到最后,他俨然露出了笑容,认为谢凯橙不可能拒绝自己。

    起码,他自己想不到谢凯橙能够拒绝自己的理由。

    就是这么的自信。

    “不好意思,我今天身体不舒服,这两天应该是来那啥了。”谢凯橙毫不害羞,反而眼神锐利。

    “啊?哦……那算了吧,你好好休息。”V博总裁下意识的道。

    但说完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自己表现的是不是太明显了?

    一听到别人大姨妈来了就取消邀约,这安的是什么心思,路人皆知啊。

    “好的,那没事我就先走了啊。”谢凯橙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缓慢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V博总裁一肚子邪火发不出去,脸色涨红。

    他从来没有在哪个女人面前如此狼狈窘迫过。

    几百亿身价的他,在这一刻就是一个不要脸的潜规则下属失败的臭男人,他的卑劣,和臭虫无异。

    这让V博总裁难以接受。

    他发誓,一定要让谢凯橙后悔!

    ……

    当天晚上。

    谢凯橙对V博总裁近期肆无忌惮的明示非常不满。

    以她暴烈的性格,她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会一巴掌扇在对方脸上的。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非常委屈。

    职场女强人,真的不容易。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知不觉间就拨通了陆阳的电话。

    “喂。”

    当陆阳的声音响起之后,谢凯橙才反应过来。

    天呐!

    自己干了什么?

    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

    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

    他在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角色?

    为什么自己受了委屈之后会想起他?

    谢凯橙语塞了。

    “喂,凯橙?什么事情?喂?”陆阳有些疑惑,他皱起了眉头。

    这事情有点反常。

    他是一个敏锐的人。

    非常注意通话习惯。

    不是迂腐,而是通话习惯有时候非常重要。

    因为很多时候,你虽然会拿着电话讲话,但内容往往并非出自于自愿。

    这时候,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通话习惯,其他人不会察觉,但跟你通话的人却有可能因此而捕捉到某些信息。

    比如以前盛传的某大城市中夫妻通电话用普通话,挂断电话之后丈夫迅速报警,因为正常情况下,二人都是用家乡话通话的。

    后来警方赶往,果然抓获了入室抢劫的犯罪分子。

    谢凯橙她……

    “哦,没,没事,我先睡了。”谢凯橙果断挂断了电话。

    陆阳心头一紧。

    没事,那就是有事了!

    谢凯橙那么飒爽的女人,何曾如此吞吞吐吐过?

    陆阳迅速出门,开车前往谢凯橙家。

    半小时后,他出现在了谢凯橙家门口。

    咚咚咚!

    咚咚咚!

    无人回应。

    陆阳的眉头愈发紧蹙。

    “喂,果染,你小姑她……没事,我就是来看一看,有什么再通知你吧,你先休息,也不早了。”

    很快,陆阳就从谢果染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

    比如门卡钥匙放在哪里这种关键信息。

    谢果染这种单身女性,为了防止没带钥匙,正常情况下会准备一把钥匙在其余地方的,或是门口,或是车内。

    />  至于安全性,其实不用太担心。

    因为她住的是商业中心的豪华大平层,探访人员来往都有严格的登记。

    而且是一梯一户,出了电梯到她家门口的这段走廊都是经过精心装潢和设计的,有不少柜台,还摆着不少艺术展品。

    随便哪件东西下面或者里面,都有可能放东西。

    正常人想不到这里去的。

    想到了也没有时间挨着去找。

    毕竟监控也不是吃素的,看到一个人不停的翻箱倒柜,怎么都要来看一看。

    很快,陆阳找到了门卡钥匙。

    刷卡进门。

    七百平的大平层中,一片昏暗。

    没有人?

    不可能!

    刚刚谢凯橙明明说她准备睡了。

    房间里不应该没人。

    莫非是真的有坏人闯了进来?

    这……

    陆阳放轻了脚步,朝旁边走去。

    大平层的格局比较简单,全看怎么装修。

    正常来说,靠窗的那边是不会封的,几十米拉通,外加落地玻璃窗,感觉帅呆了,就像拥有了整座城市一般。

    但另一边还是会做一些隔断,从而让房间内部有不同的空间感。

    陆阳靠着隔断,慢慢进入了另一个区域。

    还是没有人。

    他继续朝旁边走,又过了一个隔断。

    这一下,他愣住了。

    不是因为看到谁,而是因为下一个空间的隔断,是一张巨大的镜子。不,不是隔断,而是一面镜子墙,镜子背后应该没有空间了。

    陆阳被自己吓了一跳。

    谁没事在家里放这么大的镜子啊。

    真的是……有够自恋的。

    很快,陆阳就发现这一空间可能是谢凯橙的卧室了。

    因为床上,还摆着谢凯橙的衣服和……一条黄色的定字裤。

    这就尴尬了。

    但同样的,也有可能意味着,谢凯橙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贴身衣物都没穿,可能是穿着睡衣被人掳走的?

    陆阳正在犹豫要不要报警。

    但他不知道,镜子的另一面,有一张宽大的浴缸。

    浴缸里面,谢凯橙正躺在其中,一丝不挂。

    浴缸是横向摆放的,以至于谢凯橙其实和陆阳正面对着面。只不过二者中间,有一面单向透视镜。

    也就是,从谢凯橙这边看过去,能看到陆阳,就像是透过了一层玻璃一样。

    而陆阳那边看过来,看到的则是镜子。

    这种产品,在审讯室、观察室一类的地方用的比较多。

    谢凯橙在家里也有所使用,本质上体现了她没有安全感。

    同样的,也体现了她的某些特殊癖好。

    比如,她喜欢在洗澡的时候,让视野更加开阔。

    其实,除了这面单向透视镜之外,浴缸旁边的落地玻璃窗也非常让人震撼。

    假如旁边还有高楼的话,会有人很轻易的看到谢凯橙正在浴缸中洗澡。甚至她从浴缸中走出来的时候,对方还能看完所有的风景。

    但可惜,谢凯橙住的这栋高楼大平层,是附近商圈最高的一栋地标建筑。

    除非你开着直升飞机,不然没人能看到谢凯橙。

    所以,平时谢凯橙在家里都不怎么穿衣服的。

    这同样能够满足她内心某些狂野的癖好。

    她就是追求这样的刺激。

    房间中,陆阳找了一转,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有谢凯橙留下的衣物。

    为了判断时间,他不得不伸手拿起了谢凯橙衣物,试图从上面判断谢凯橙被“掳走”的时间。

    衣服等已经冷了。

    下一刻,陆阳把手放在了定字裤上。

    他发誓,他没有其他意思。

    他真的只是出于谨慎,从刑侦的角度出发做的这件事情。

    毕竟他出演过《拼图》、《是他,不是他》、《说过三次我爱你》等多部经典的悬疑刑侦作品,有一定的侦查意识。

    定字裤入手,一股温热。

    显然它的主人和它分开还不算久。

    外部的衣裤,和肌肤并不会有特别多的接触,往往在五分钟之内就会彻底失去体温留下的痕迹。

    可贴身的衣裤,因为接触更加紧密的缘故,加上材质,往往要在十五分钟之后才会彻底失去体温痕迹。

    所以……谢凯橙脱下内裤还不到十五分钟。

    即便是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一切也都还来得及。

    陆阳拿起电话,准备报警。

    同时好通知物业,检查监控。

    嘀嘀嘀!

    可就在这时,陆阳的手机响了。

    ……

    封闭浴室中,当谢凯橙看见陆阳走进自己的卧室时,她的皮肤迅速泛红。

    她脸上涌现出一丝别样的情绪。

    就仿佛……她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她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反应。

    她慢慢的将自己的左手放进了水中。

    当她看到陆阳脸上的焦虑和担忧时,她的眼中又闪过了一抹感动。而当她看到陆阳拿起自己内裤的时候,她的左手动的更快了。

    但很快,她就看见了陆阳打电话的动作。

    她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手机,拨通了陆阳的电话。

    “喂……凯橙?是你吗?是谁,是谁在那边?”陆阳的声音相当焦急。

    被抢劫并不可怕,谢凯橙不缺钱。

    但如果有坏人见色起意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噩梦。

    尤其是谢凯橙的内裤都还在床上,这说明她很有可能……试问,谁看到那样的谢凯橙能忍住?

    即便是陆阳自己,都不敢保证在见识过谢凯橙红果果的身体后还能压得住体内的兽欲。

    那毕竟是谢凯橙啊。

    无论是颜值外貌,还是身材气质,亦或者是圈中地位,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可惜,电话那头并没有回复。

    但陆阳还是听到了一些声音。

    有粗重的喘气声,还有些微的……水声。

    “镜子右边,从下往上第五枚螺纹钉可以按下去。”谢凯橙的声音传了出来。

    陆阳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旋即他又皱起了眉头。

    谢凯橙的声音很不对。

    就像是……非常虚弱、又非常迫切、还非常劳累的样子。

    陆阳赶紧找到了那个螺纹模样的按钮,然后按了下去。

    吱吱吱!

    卧室里的那张巨大玻璃突然开始移动从上往下慢慢落下,收入地底。

    而眼前,黑色的石板地砖上,一台白色浴缸是那么显眼和……圣洁。

    浴缸里面,谢凯橙半躺着。

    她面色潮红,右手抓住浴缸的边缘,左手放入水中,身体僵硬而柔软。

    “陆……陆阳……帮……帮帮我……我……要……要……”

    昏暗而巨大的房间中。

    两个人相互凝望。

    陆阳看到了谢凯橙眼神中的渴望和……祈求。

    这一刻,陆阳脑子里浑然爆炸。

    没有人能够看到这样的谢凯橙而无动于衷。

    所以……

    轰!

    落地玻璃外的其他高楼上,时不时会有一些楼梯灯光秀。

    而今晚,或许是有什么大型活动,上面烟花盛开,热闹非凡。

    在光与影之中,陆阳走向了谢凯橙。

    他一件一件的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进入浴缸中。

    然后……轻轻的抬起了谢凯橙的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