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088章 痛苦的绝境

咪乐|直播|ios下载二维码 丁健关注前沿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另外就是企业服务。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血腥要塞前方的战场中,战况激烈。

    伴随着剔骨刀被暗鲤的三节棍活生生的勒死,周渔是既伤心又愤怒。

    这时候黑将见缝插针,从周渔的头顶上面翻滚过来,手中的斗舞剑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肚子里面,伴随着一声鲜血的溅洒声响起,剑刃没入,但是周渔并没有喊痛,而是伸出右手直接抓住了剑刃,硬生生的将剑刃慢慢的抽离开自己的肚子,冰冷的钢铁和自己脆弱的五脏六腑慢慢的接触,光是看一眼就疼痛的不行。

    赞叹的是周渔格外的顽强,他的眼神血红的看着黑将,眉头都没皱。

    “好凶狠的歹徒,我倒要看看你要瞪多久。”,黑将一声怒吼,右手陡然用力。

    周渔在瞬间释放出逆太极的力量,让黑将感觉到自己使用出去的力量全部都反弹了回来,只察觉到手臂一震,麻痹的感觉染指全身,接着只看到周渔一拳头轻轻的打在自己的胸膛上面,“嗖……”,周渔的双手从黑将的肩膀手臂脖颈这些地方迅速的游动着,殿风雷能够清晰的看到逆向转动的太极光芒,在周渔的双手上面闪闪发光。

    最后周渔的双手定格在黑将的胸腔上面。

    手背轻轻一推,电光火石之间猛然旋转,超强的掌力如同雷鸣爆破般打在了黑将的胸膛上面,“咚!”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中,只看到黑将的后背喷射出一大股的鲜血,大衣更是被撕裂开一个圆形的洞口,黑将爆吐一口鲜血,皱着眉头踉踉跄跄的不断的后退。

    从暗鲤的这个角度能够清晰的看到,黑将的背后被打出了一个大型的血洞。

    “这家伙好强大的内劲啊。”,暗鲤看到前方周渔眼神一变,赫然间出现肃杀之气。

    “老黑,我来掩护你。”,暗鲤猛然的移动到黑将的面前,随后一脚将镔铁战棍踢飞了出去。

    在天空中“呜呜呜”疯狂旋转的镔铁战棍,杀气腾腾,随后暗鲤双腿的肌肉猛然的一个收缩,“嘭!”,滚滚的武装系域气顿时爆炸般的冲射出来,踏空滑翔冲刺,暗鲤跟随在镔铁战棍的后方,双重进攻,就算你周渔有天大的本事,你也不可能还有心思顾及妄图伤害黑将;显然,前方的周渔也看到了暗鲤的来势汹汹,立刻倒退了一步,双手游动画了一个太极图后,周渔的眼神再次变得格外的刚毅。

    双重进攻几乎是眨眼间就到。

    却看到周渔左手迅速的游动了出去,手掌翻滚手腕摇晃手指飞舞,不断的缠绕在镔铁战棍上面,先是将镔铁战棍的冲击力全部都消化,随后左手不断的旋转,竟然反客为主,完全掌控了镔铁战棍;而且宠辱不惊的周渔下一刻右手移动出去,“砰砰砰……砰砰砰……”,他的右手和暗鲤的双腿不断的撞击在一起,四面八方是气烟爆破,闷声阵阵。

    暗鲤有些着急,震撼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高强。

    周渔面无表情,宠辱不惊。

    他的右手像是一面刚强的盾牌,将暗鲤的脚击全面的抵挡。

    我他妈就不信踢不死你“来!”随着暗鲤有些着急的一声怒吼,他双腿上面的武装系域气再次爆炸出来,周渔这次没有硬抗,而是再次后退一步,左手一直转动着镔铁战棍,右手则是在双腿飞舞过来的时候……

    一掌,轻轻的拍在脚尖上面。

    手背轻轻的扇动,将另外一只刚强的腿击微微的扇退。

    在暗鲤收腿的瞬间,周渔闪电般的伸出右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让人震撼的是,暗鲤双腿上面的武装系域气随着逆太极的力量,全部都转移到了周渔的右手上面,他的右手只是轻轻一甩,暗鲤的身体竟然如同暴风吹动了大风车,“刷刷刷刷”的在天空中不断的转动,周渔再次退后了一步,将手臂上面的武装系域气以炮弹的形式直接全部都释放了出去。

    “咚……”这些力量全部都打在了暗鲤的身躯上面。

    后者惨叫一声,直接滑落在冰面上,像是沙包一样的弹跳。

    随后周渔猛然的一推左手,镔铁战棍直挺挺的飞舞了出去,在暗鲤抬头的时候“当”的一声打在了他的天灵盖上面,索性的是力量不太强,暗鲤捂着额头上面的大包抱紧自己,不断的倒抽凉气,浑身更是疼的直哆嗦。

    殿风雷不可思议的转过头看着皇甫龙战,龙战则是举起手不断的鼓掌。

    有些疲倦,毕竟上将的实力不是盖得,稍微没有抵挡住一个进攻就可能被打的头破血流,周渔额头前方的两缕刘海沾满汗水,他伸出手背擦擦汗,身后,红色的旋风一阵旋转,随后红箭带着野蛮的怒吼声冲刺下来,双剑朝前,竟宛若一只斗兽场里面的红色螳螂,刁钻恶毒,寒气逼人。

    “倒退一步,直接破招,红箭打的也太急了。”,龙战说道。

    周渔竟然真的倒退了一步,面对红箭的双剑,他直接一脚踏地冲锋了上去。

    红箭压根儿没想到他会主动冲刺,此时此刻只能够硬着头皮迎战上去。

    “躲过最前方锋锐的剑气,然后闪身移动到红箭的身边,击打红箭的双手肘,在手肘吃痛的时候,直接将红箭的双手交叉到一起,然后一个四两拨千斤直接摁下来。”,皇甫龙战说着的时候,周渔直接一掌将红箭的全身都打了下去,落地的红箭后背麻痹疼痛,不由的发出一声疼痛的呐喊。

    漂亮,龙战打了一个响指,周渔打红箭跟他说的一模一样。

    “这货有这么厉害”,殿风雷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他是打太极拳的,你知道……”,皇甫龙战一边说一边做着太极的招式,小手在殿风雷的身上不断的打来打去“这太极嘛,讲究的就是一个以柔克刚,你没看到暗鲤和红箭他们着急的要死想要干掉他,但是越这样越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只要他们两不要着急,慢慢的跟周渔打,干掉这位小哥哥,易如……”

    “反掌!”,龙战调皮的在殿风雷的俏脸上面拍了一下。

    三名上将此时此刻都有些狼狈,然而也就是这个空档。

    从东边响起了一声声锐利的鹰啸,震慑四方,响彻穹苍。

    周渔的目光连忙朝着那里看去,只看到从唐歌山脉高处的雪山上面,一只只苍鹰密密麻麻的不断的朝着某个方向不断的飞舞下来,那些苍鹰飞行极速,而且鹰啸骇人。

    周渔一看到此景面色大变,显然是知道了哪里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朝着皇甫龙战这里回头看了一眼,顷刻间察觉到阎割已经去东边哪里堵人了,双腿滑翔在天空中,如同飞檐走壁的绝世高手一样,周渔踩踏在一根根树木的树冠上面,双腿之间带着漫天飞舞的绿叶,朝着东边疾驰的奔腾过去。

    东边是帝魔们逃跑的主要战场,一旦发生变故,一切将前功尽弃。

    “你们三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追”,都留雨对着三名上将训斥道。

    刚刚捉襟见肘的一番试探,三个人都在周渔的手上吃了一点小亏,而这个时候恰好也是他们战意最盎然的时候,一个个是雄赳赳气昂昂,大有不把周渔扒皮抽筋,绝不回头的气势。

    都留雨则是气定神闲的看着血腥要塞“夏侯鬼雄还没把领主找出来的时候,我们都不要轻举妄动,帝魔嘛都是一些虾兵蟹将,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就行了,最重要的就是领主,当年他可是从世界政府里面偷走了相当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如果不找到的话。”,说话间,都留雨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毒辣“谁都没脸回去见大主君。”

    “到底是什么东西”,殿风雷他们属于后辈,但是也依然好奇的问道。

    都留雨轻笑了两声“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一把钥匙和两卷竹简书。”

    “他为什么要偷走这两样东西”,殿风雷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价值连城呗,还能是为啥。”,都留雨又轻笑着说道“殿王将稍安勿躁,这件事情牵扯的年代太过于久远,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切勿焦躁。”

    此时此刻东边的战场中,依然到处都是树木。

    林风眠抱着南怀瑾,两个人都在下意识的后退。

    挡在他们前方的阎割抬起头,看着从天而降成群结队的苍鹰群,有些震撼“居然能够呼风唤雨呀看来你在唐歌山脉混的不错嘛,你这么保护着血腥要塞的人,莫非你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说完自己又偏着脑袋自言自语“我记得十二帝魔死了一个带头大哥呀,你是从那个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

    站在一根粗壮树枝上面的白鹰非常的紧张。

    他妈的,这可是王将啊,你们开玩笑怎么把这群变态的货色召过来了

    尽管非常的害怕,白鹰还是哆哆嗦嗦的介绍道“我是血腥要塞的情报员,白鹰。”

    阎割将三枚黄橙橙的金币抛向天空,在金币的翻滚中他飞手一把抓住,然后自顾自的点点头

    “哦……是这样……情报员好威风呀。”

    “嚓。”,刹那间白鹰只看到前方的虚空不知道怎么的就猛然被撕裂开,穿着厚重大衣衣袖随着冲锋飞舞的阎割直接从虚空裂缝中冲射出来,飞起来一脚狠狠的踢在白鹰的脖颈上面,“嘎嘎”的一声脆响,白鹰歪着头直接被踢得从树枝上面飞了下来,一边吐着鲜血一边不断的在地上翻滚,撞击到一棵树木上面后,白鹰“啊”的大叫了一声。

    脖颈彻底没有知觉了,白鹰居然被踢得直接疼哭,泪眼朦胧的看着阎割。

    “小白鹰。”,南丫头和林风眠双双冲锋上去。

    南怀瑾抱着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脖颈,摸到那碎裂的地方的时候南丫头噙着眼泪责骂道“你怎么这么傻谁让你来救我们的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他可是王将啊。”

    阎割双手插兜面无表情的站在树枝上面,身后的大衣随风飘舞。

    他的左眼看着天空中苍鹰俯冲的角度,右眼观察着血腥要塞那边的动向。

    同时感知系语气释放出去,已经探测到周渔就在不远的地方。

    “就是……就是……呃……”,白鹰一边说话一边吐着鲜血傻笑道“就是因为他们是……是王将,所以我才……要来救你们啊。”,说完胸腔一挺,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出来,林风眠不断的擦拭着,同时用力的抿着嘴巴,一幅血海深仇的样子看着阎割,白鹰的眼神飘忽着说道“南姐姐,你们……你们快点跑……快跑啊……”

    “不要生离死别了,待会儿统统送你们下地狱。”

    “今天血腥要塞的人别想要活着离开这里。”,阎割说着右手的手指轻轻的一弹,像是拨动古筝上面的琴弦一样,刹那间,“轰……”的一股闪烁的白色气流直接染指了一公里的范围,天空中飞舞的那些苍鹰突然浑身一震,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大群大群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摔倒在地上扑腾着翅膀,看着天空中想要再次冲锋,只是蹦跳了三米的高度,仿佛撞击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一只只又“咚咚咚”被弹射回来。

    本来踏空飞舞的周渔也只感觉到一股压力传来,全身失重般的往下掉。

    他从一根树木的树冠上面跌落下来,被树枝刺的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禁止令……超必杀-禁空之歌。”

    阎割嘴角一翘笑道“苍鹰依赖着天空才有强悍的杀伤力,但是落地的苍鹰甚至连麻雀都不如,很抱歉,血腥要塞的情报员,你的计划好像落空了,不要依依不舍了,我送你们一家三口一起走。”,话音刚落就想要动手的瞬间,身后一条龙卷水流卷动起来地上的一大股的落叶,“嗖……”的冲天而起,直逼阎割,本来以为能够偷袭成功,但是那里知道阎割时时刻刻都提防着,表面上是要进攻南怀瑾,其实是……

    龙卷水流冲向他的瞬间,只看到阎割一个转身,右手猛然的一击虚空。

    “降龙十八掌……飞龙在天。”

    “吼吼吼……”一条细长的金色气流的巨龙在阎割的右手上面飞速缠绕后,直接从掌心中喷射出去的瞬间全身胀大了四五倍,直接和后方逍遥龙的龙卷水流冲击在一起,金龙飞天,两颗张牙舞爪的龙头撞击,“嘭!”结果高下立判,金龙撞破龙卷水流的龙头,紧接着以碾压之势,直接将龙卷水流从中心处撕碎,随后直挺挺的朝着前方的逍遥龙冲击了过去。

    沈京墨朝着逍遥龙一看,他有些发愣的看着。

    “你他妈的愣着干什么”

    沈京墨一声怒吼的瞬间,逍遥龙牙齿一咬,从身后的小溪抽取出来龙卷水流直接冲击在沈京墨的身上,将他直接击飞,飞舞的沈京墨震撼的看着逍遥龙“你这个狗逼,你他妈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

    “阎割!”,逍遥龙大声的怒吼道“我日你祖宗。”

    金龙飞天直接朝着逍遥龙冲锋了过来,“咚!”的一声结结实实的冲击在逍遥龙的身躯上面,刹那间逍遥龙只感觉到身体在被飞速的撕裂着,他临死前朝着沈京墨看了一眼,嘴巴轻轻的说着“再见了,我的搭档。”,几秒之后,逍遥龙的全身“啪”的一声重重的炸裂,尸体被撕裂成数十块,飞向天空,然后飞舞到各个角落。

    沈京墨平安的离开了阎割的攻击范围。

    一块焦黑的碎肉刚好掉落在沈京墨的眼前。

    “啊啊啊”沈京墨接近崩溃的看着这块碎肉,伸出不断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浑身不断颤抖的沈京墨崩溃般的发出一声怒吼,下一刻阎割只看到他的双瞳中“轰轰轰……”的射出一股股恐怖的炙热光线,“咚咚咚咚……”光线朝着阎割这边冲射的时候连一棵棵的树木都轻而易举的不断的撕碎融化。

    “燃爆力量”,阎割显然被吓了一跳。

    “啊……”因为逍遥龙的死亡沈京墨还在疯狂的怒吼着,他双眼中发射出来的燃爆光线在地上撕裂出两条深深的沟壑,直接朝着阎割横扫了过去,阎割纵身跳跃到天空中,刚刚所站立的树木顷刻间被燃爆光线融化成了粉末,就在他思考着对策的时候,燃爆光线突然消失了,阎割朝着沈京墨的方向一看,发现他已经停止了怒吼,对着逍遥龙身体爆裂的碎肉,不断的揉搓着眼睛狠狠的哭泣着。

    我靠……乖乖……阎割看着一路的灼烧痕迹,阎割赞叹着“没想到这小鬼是隐藏强者啊。”

    他瞬间看出了沈京墨的弱点,燃爆力量非常非常强悍,但是沈京墨年龄幼小,还在修炼这种能力中,掌控的并不是很稳定,能力根据着情绪来的,只有在特别悲伤或者情绪到达最高点的时候才有可能爆发,瞬间造成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是平时他能够掌控吗阎割不敢确定,谁晓得这个小子会留下什么后手

百度